expr

阿飞正传跳舞视频,阿飞正传跳舞视频大全

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可以这样飞啊飞,飞得累了便在风里睡觉,这种鸟儿一辈子只可以落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关于《阿飞正传》我首先想到的便是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两个文学艺术作品通过对人物的塑造,都展现了时代烙印下的一代人。这无脚鸟的寓言似乎也与鲁迅有着关联,《华盖集》序中“

我幼时虽曾梦想飞空,但至今还在地上

查阅资料了解到“阿飞正传”这名字的起源,并非王家卫首创,早在1950年代到1960年代就已经存在于香港了,当时是由香港演员麦基饰演的一系列以阿飞为名的角色,这些角色都是放荡不羁、无所事事的小混混,所以当时这一类型的电影又被称为‘‘阿飞片’’,其一定程度上是后来香港黑帮电影的起源。

旭仔-无脚鸟-阿飞

王家卫采用‘‘阿飞正传’’这名字一方面是基于电影的时代背景1960年代,另一方面是剧中角色有类似于‘‘阿飞’’的特点——一种无目的性的漂流与自身处境的焦虑迷茫。电影里没有角色叫‘‘阿飞’’,

我们都习惯性的把主角旭仔当做阿飞,但在我看来电影里的每一个主要角色都是阿飞,这是一部无脚鸟的群舞群像

张国荣饰演的旭仔是整部影片里‘‘阿飞’’特征表现最为明显的角色,在王家卫塑造这个人物时似乎刻意淡化了关于人物生活细节,我们只知道他有一个继母,一个兄弟,整日都在寻欢作乐,关于人物的其他种种我们一概不知。通过人物细节的淡化,以此侧面展示了旭仔精神上的无依无靠与漂泊,这也是最基础的‘‘阿飞’’特征。同时,王家卫碎片化的叙事特点,给予了电影的无目的性又和人物精神上的无目的性的漂流高度契合,‘‘阿飞’’代表的是时代烙印下那一代人的特写。

如果用“阿飞”来定义影片里的人物群像,那么“自恋”这一特征就得特别地拎出来单讲了。

电影里有许多的镜头语言来描写旭仔照镜子梳头,之中隐射的是旭仔的‘‘自恋倾向’’。

阿飞对着镜子梳头

阿飞的独舞

旭仔在阳台的独舞和梁朝伟最后的长镜头是我认为整部电影里最精彩的两个镜头,旭仔身着背心短裤,画外音里是哪个无脚鸟的独白,之后迈着慵懒的步子走向阳台,肆意的跳起了恰恰,脸上露出一种闲适安逸的慵懒。这无疑是‘‘自恋倾向’’的又一佐证,这种孤单寂寞无人理解式的自恋消遣方式,结合先前的无脚鸟独白,让我们第一次捕捉到了人物的内心世界,甚至有些许的代入感,

不禁让我们想象旭仔这无依无靠迷茫孤寂且无人理解的内心世界是如何形成的?

影片很快给出了答案,原来旭仔的母亲只是他的养母,而他有些恨养母将这个事实告诉他,是他陷入无尽的痛苦与折磨中,他太想知道自己母亲是谁了,而养母却迟迟不肯告诉他。这种家庭创伤也成了他放荡不羁生活的借口,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来使自己忘记这个痛苦,但养母的离开成为了转折点,

俄耳甫斯式的恋母情结

,让他不想失去最后的依靠,于是他想去见见生母,当生母不肯见他,他转身,头也不回,决然离去之时,他彻底成为了无脚鸟·······

在面见自己生母而不得后,阿飞孤独的背影

阿飞群像

如果说旭仔是‘‘阿飞’’形象的主体部分,那么电影里的其他角色或多或少都是具有‘‘阿飞’’特征的人,他们在某些方面就是‘‘阿飞’’。

“你今晚发梦会见我”

露露对阿飞的爱

对爱的渴望是贯穿影片的一条线索

,苏丽珍和露露对旭仔爱的渴望,超仔对苏丽珍爱的渴望,歪仔对露露爱的渴望,旭仔对母爱的渴求,甚至养母对爱的渴求。然而处于这条线索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是爱而不得的。

刘德华饰演的超仔与张曼玉饰演的苏丽珍

刘德华与张学友饰演的两名男配,分别爱上了苏丽珍和露露。张学友饰演的混混歪仔疯狂的迷恋上了露露,那种爱而不得的痛苦就体现在印刻在脸上的痛苦与愁容上。而刘德华饰演的超仔对苏丽珍的爱则是那么的波澜不惊,所有的情绪都蕴藏在心里,直到在火车中与旭仔的对话我们才了解到这个男人那深深的遗憾。

你记不记得,去年的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钟你做过什么?

为什么这么问?

没有,我的朋友她考我的记性,她问我,那日做过什么?我就不记得了,你呢?

她讲给你听了,我还以为你记不住了。

要记得的我永远都会记得,你们有来往吗?

一段时间吧,我下船之后没联络了,你呢?

我,没了,她还跟你说点咩啊。

没了,其实我认识她不久,她是你钟意的人?

不是,朋友而已。

以后有机会上去后你遇到她就告诉她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大家都好过点。

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或者再见到她,根本不记得我。

1950年代到1960年代香港电影塑造了类似于同时期好莱坞电影《无因的反叛》主角的一系列角色,他们便是最早的‘‘阿飞’’,他们无所事事整茫与自卑上,由于小时候家庭贫穷所产生的自卑心理让他在与苏丽珍相处之中显得十分笨拙甚至说是老实,加上母亲的去世和爱而不得产生的痛苦与迷茫,他选择成为一名海员跑起了船,过上了居无定所的‘‘阿飞式’’生活。

电影《无因的反叛》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王家卫的《阿飞正传》

关于剧中的女性角色,一共四个,苏丽珍、露露、养母以及只有一个背影的生母。这四个角色都一定程度上展现了‘‘阿飞性’’

,柔弱的苏丽珍和要强的露露在面对与旭仔的爱情上表现的卑微与挣扎展现的是时代女性的‘‘阿飞性’’,我们不能否认电影中旭仔的魅力,但深思这种女性卑微的体现其中不乏那个时代女性对自主独立追求的无计可施,而阿飞的养母与生母是否在年轻时面临过同样的境遇,值得去想象。

梁朝伟最后出境的长镜头,原本是为下一部《阿飞正传》所做的序,但无疑成为了电影的点睛之笔,一个阿飞的故事结束了,另一个阿飞的故事开始了,又或者说这群无脚鸟的舞蹈结束了,下一群无脚鸟即将粉墨登场······

梁朝伟最后的长镜头预示着下一个阿飞的出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