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总裁责罚保镖全文免费(总裁保镖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杨……杨哥,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印帆勉强挤出笑容,他现在担心杨云帆还要狮子大开口,可刚才他已经拿出他全部积蓄,没有更多了。

“好,几位果然是爽快人,跟我来。”杨云帆转过身,走到柳如眉面前,道:“柳总,我要去处理一点私事,现在闹事者柳志忠已经被惩罚了,你们可以上班了。”

柳如眉没有问杨云帆要去做什么,点了点头就朝着柳氏集团的总部走去。王施施跟在她的后面,不忘对杨云帆竖起大拇指。

其他人也纷纷进入大夏之中,至于犹如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柳志忠,没有人多看一眼,甚至大家都下意识离他远远的,害怕离他太近沾上他的霉运。

杨云帆则朝着前方走去,印帆等人在后面看了一眼。几个人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原本他们还以为杨云帆是不打算放过他们,还要将魔手伸向他们,结果却发现,对方没有这样的打算。

几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只要杨云帆不找他们麻烦,不要说让他们帮点忙,就算将他当祖宗一样供着他们也无比愿意。

小跑着追上杨云帆,屁颠屁颠的跟在他的后面。虽然他们很想知道杨云帆到底让他们帮什么忙,但杨云帆不说,他们也不敢问,只有继续跟着。

没多久,杨云帆和印帆三人就沿着街道来到市区中心,因为是早高峰,公路上车辆很多,行人也非常多,大家都行色匆匆。

杨云帆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对印帆几人说道:“你们也坐吧,我们可能要在这里待一会儿。”

“好,好的!”

印帆几人心里越发纳闷,杨云帆来这里干什么,难道这货是来这里看美女,然后让他们几兄弟帮他泡妞?

……

一个年轻男子来到甘海清面前,神色恭敬道:“甘少,我们发现杨云帆了,目前他在中心广场,似乎在观看来往的美女,他……”

“哼,这个混蛋兴致还挺好,只是不知道待会儿他还有没有这样的兴致。走,大家去中心广场。”甘海清大手一挥道,随即他上了一辆豪车,他身后的人也纷纷上了车,伴随着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一个车队朝着中心广场而去。

嗤!

轮胎与地面摩擦,响起刺耳的声音,十多辆车子在中心广场附近停了下来。甘海清从车上走了下来,很快他的身后就跟上了数十号人。这些人中,大多数凶神恶煞,身上带着血腥之气,眼神犹如鹰隼般凌厉。

其中以甘海清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为最,此人身高大约一米六八,留着一个寸头,唯一能够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左右两边脸皆有两道手指长的刀疤,让本来有些普通的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凶残,配上凌厉嗜血的眼神,简直能够吓哭小儿。

在甘海清和刀疤男子后面,跟着四个男子,而这四人就是地下世界的四位爷!

假如了解地下世界的人,看到眼前这个阵仗,一定吓得下巴都掉在地上。宜江四爷在宜江地下世界地位何等威风,随便一位都是纵横一方的大人物。可是现在四个人却如同马仔一样跟在别人的后面,简直不可思议。

在他们的后面,则是跟着他们各自手下的精英,这样一个大部队今天之后一个目的,就是去找杨云帆的麻烦。

“那里!杨云帆在那!”很快,有人看到了杨云帆。

甘海清也看到了,见杨云帆还悠哉悠哉的,他眼中闪烁着寒光。这段时间,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找杨云帆报仇,为了能借来高手,在他父亲甘九爷面前做足了表现。

他都快累成狗,可结果杨云帆倒好,一天悠哉悠哉,日子不可谓不快乐。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对比自己的惨状,在看看杨云帆的舒坦,甘海清心头的怒意更甚。

“甘少,就是这个孙子招惹了你?您放心,今天我们一定好好让你出了心头的恶气。”四爷中的一爷说道。

“对,今天我们必定让这货跪在甘少胯下唱征服。”

“先掰断他小胳膊小腿。”

几个爷纷纷开口讨好甘海清,以他们的地位,本来不用在甘海清面前卑躬屈膝。可谁让甘海清有一个好爹。

这年头拼的就是爹,许多人没有一个好爹,都要努力为自己找一个干爹。特别是一些女人,有时候担心一个干爹不够,还多找几个干爹。

甘海清的父亲是宜江地下世界的真王,几个爷为了自己的日子更好过,所以只能讨好甘海清。

“走,我们过去!”甘海清大手一挥,迈着螃蟹步朝着杨云帆所的地方地方而去。

杨云帆正欣赏着美女,突然,一道黑影将他整个身体全部笼罩,甘海清俯视的看着杨云帆,沉声道:“杨云帆,你可记得我?”

杨云帆抬起头,过了一会儿,道:“哪个……你谁啊,抱歉,我这个人事太多,小人物的名字我真的记不得。”

其实,早在甘海清在一百多米外,他就发现了他们,只是他没有动而已。而且,他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等甘海清的。

刚才还神采飞扬的甘海清,瞬间脸色铁青,他可是甘九爷的儿子,地下世界谁不叫他一声甘少,对他点头哈腰。一直以来,甘海清也觉得自己是一号人物,可现在杨云帆却说他是一个小人物,而且压根不记得他。

兴师动众来报仇,可别人连你是谁都忘记了,这脸打得不是一般的响。

甘海清眼中露出森然杀机,道:“不记得没关系,我会让你记得。你猜猜今天本少来找你做啥?”

“不知道。”杨云帆摇了摇头,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你上辈子是不是一只螃蟹,不然怎么去什么地方都是一群一群的。这辈子你是人了,不能像螃蟹一样,好好的人不做,为什么偏偏做畜生呢?”

甘海清眼睛变得通红,咬牙道:“你敢骂我!”

“我骂你了吗?”杨云帆一脸迷茫,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样子,让人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旁边,印帆道:“杨云帆让我们帮忙,该不会就是帮他收拾这帮人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admin